吉尔伽美什(节选)


《吉尔伽美什》是古巴比伦文学的最高成果,也是现在已知的国际文学中的榜首部史诗。全诗长3000余行,刻在十二块泥板上。《吉尔伽美什》尽管是国际上最早最古的英雄叙事诗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一定是最美的诗;毋宁说,在现代诗篇赏识者的眼里,它还显得非常浅薄。可是从国际名诗的视点来看,它却处于见义勇为的位置:不了解它,就称不上对国际名诗有真实的了解,正如要了解我国诗篇就须了解《诗经》相同。


榜首块泥板


一(A)

此人见过万物,脚印广泛天[边]①;
他知晓〔全部],尝尽[苦辣甜酸];
他和[  ]一起[  ];
他将睿智[  ]将全部[  ]。
他已然[取得]藏珍,看穿[隐]密,
洪水未至,他先带来了消息。
他行进千里,[归来时已是力尽]筋疲,
他把全部艰苦全都[刻]上了碑石。
他修筑起具有环城②的乌鲁克的城墙,
圣埃安那③神苑的宝库也无非这样:
瞧那外壁吧,[铜]一般亮光;
瞧那内壁吧,任啥也比它不上。
迈进那门槛瞧瞧吧,是那么古色古香;
到那伊什妲尔④寓居的埃安那瞧瞧,
它无与伦比,听凭子孙的哪家帝王!
登上乌鲁克城墙,步行向前,
察一察那柱石,验一验那些砖,
那砖岂不是烈火所炼!
那柱石岂不是七[贤]⑤所奠!
      (以下约缺30行)


补 充(H”)

自从吉尔伽美什被发明出来(?)
大力神[塑成了]他的形状,
天神舍马什⑥颁发他[秀美的脸庞],
阿达特⑦赐给他堂堂神姿,
诸大神使吉尔伽美什姿容[秀逸],
他有九[指尺]的宽胸,十一步尺的〔身段]!


二(A)

他三分之二是神,[三分之一是人],
他的身形[
       (3—7行残损)
[  ]好像野牛一般,高高的[ ],
他手执兵器的气魄无人可比,
他的<鼓>,能使同伴奋臂而起。
乌鲁克的贵族在[他们的屋]里怨忿不已:
“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存儿子,
[日日夜夜],他的残酷从不敛息。

[吉尔伽美什]是具有环城的乌鲁克的保[护人]吗?
这是[咱们的]维护人吗?[(尽管)强悍、聪明、秀逸]!
[吉尔伽美什不给母亲们保存闺女],
[即便是武]士的女儿,[贵族的爱妻]!”
[诸神听到]他们申述的冤枉,
天上的诸神,乌鲁克的城主,[
“这头强悍的野牛,不正是[阿鲁鲁]⑧发明的?
[他手执兵器的气魄]无人可比,
他的<鼓>,能使同伴奋臂而起。
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存儿子,
日日夜夜,[他的残酷从不敛息]。
他便是[具有环城]的乌鲁克的维护人吗?
这是他们的维护人?[
(尽管)强悍、聪明、秀逸(?)[
吉尔伽美什不[给母亲们]保存闺女,
哪管是武士的女儿,贵族的爱妻!”
[阿努]听到了他们的申述,
马上把大神阿鲁鲁宣召:“阿鲁鲁啊,这[人]本是你听发明,
现在你再仿制一个,敌得过[吉尔伽美什]的英雄,
让他们去争斗,使乌鲁克安靖,不受打扰!”
阿鲁鲁闻听,心中暗自将阿努的神态摹描,
[阿]鲁鲁洗了手,取了泥,抛掷在地,
她[用土]把宏伟的恩奇都发明。
他从尼努尔塔⑨那里汲取了力量,
他混身是毛,头发象妇女,跟尼沙巴⑩相同<弯曲得好像浪涛>,
他不认人,没有家,一身苏母堪⑴似的穿戴。
他跟羚羊一起吃草,
他和野兽挨肩擦背,同聚在饮水池塘,
他和牲畜同处,见了水就眉飞色舞。
一位猎人,常在这一带埋设套索,
在饮水池塘跟他遇到,
[一]天,两天,三天都是在池塘(跟他遇到)。
猎人望望他,他脸色僵冷,
他⑵回窝也和野兽结伴同路。
猎人(吓得)哆嗦,不敢稍作声气,
他满脸愁云,心中[烦恼]。
恐惧[钻进了]他的心底,
似乎[仆仆风尘的远客]满脸[疲惫]。


三 (A)

猎人开口[对其父]言道:
“父亲啊,[打深山]采了个男妖。
[普天之下数他]强悍,
力气[可与阿努的精灵比赛低高]。
他[总是]在山里游逛,
他(总是)和野兽一起吃草,
他[总是]在池塘[浸泡]双脚。
我[惧怕],不敢向他跟前靠,
[我(?)]挖好的圈套被他[填平],
我[设下的]套索被他(扯掉)。
他使兽类、野物[都从我手中逃脱],
我户外的营生遭到[他的搅扰]。”
[其父开口]向猎[人]授计:
“(我的儿呀),乌鲁克[住着]个吉尔伽美什,
他的强壮[天下无敌],
他有(阿努的精灵)那般的力气。
[去吧],你启航[往乌鲁克]去!
[到那里讲讲]那人的(威力)。
[去跟他讨一名神妓⑶]领到此地,
[用更强的]魅力[将他降制]。
趁〔他给野兽]在池塘(饮水],
让[神妓脱光]衣服,[展示出]女性的魅力。
他[见了]女性,便会[跟]她密切,
山野里(成性的)兽类就会将他离弃。”
[聆听了]父亲的主见,
猎人便启航去找[吉尔伽美什]。
他起程,到了乌鲁克:
“[  ]吉尔伽美什![
有个人妖[来自山里]。
普天之下(数)他强悍,
[他力气之大]可与阿努的精灵比较。
他(总是)在山里游逛,
他总是和野兽一起[吃草],
他总是在池塘[浸泡]双脚,
我惧怕,不敢向他跟前靠。
[我(?)]挖好的圈套被他填平,
[我设下的]套索被他扯掉,
他使兽类和[野物]都从我手中逃脱,
我户外的营生遭到他的搅扰。”
吉尔伽美什对猎人说:
“去吧,我的猎人,把神妓领去!
趁[他]在池塘给野兽饮水,
让神妓脱光衣服,展[示出]女性的魅力。
见了女性他就会跟她密切,
山野里成性的兽类就会将他离弃。”
猎人领了神妓,
他们动身,照直走去。
三天头上他们来到预订的地址,
猎人和神妓便各安闲暗处荫蔽。
一天,两天,他们坐在池塘的一隅,
喝水的野兽都到池塘来集合。


四 (A)

野兽走近了,见了水就欢欣在心。
只见恩奇都——那山里来的野人,
和羚羊同把草吃,
和野兽同把水饮,
他也和动物相同,见水就亲。
神妓瞧见了(这个)莽汉,
便是(那个)来自遐荒的野人。
“是他!神妓啊,快裸露你那胸襟!
      (以下9—20行由中译者删去)
六天七夜他与神妓同处,
她那丰肌润肤使他称心如意,
他昂首望了望野地的动物。
羚羊看见他回身就跑,
那些动物也都纷繁躲开了恩奇都。恩奇都很惊奇,
他觉得肢体僵板,
眼看着野兽走尽,他却双腿失灵,迈不开步。
恩奇都变弱了,不再那么灵敏,
可是[现在]他却有了智[慧],开阔了思路。
他返回来[  ]坐[在]神妓的脚边,
望着神妓的脸,
而且聆听着她的言语。
神妓对恩奇都说:
“恩奇都啊,你是个[聪]明人,好像天神一般,
何须跟野兽在荒野玩耍。
走吧,我领你到那具有环城的乌鲁克去,
去到阿努和伊什妲尔寓居的神殿;
去到那吉尔伽美什仗恃他的体力,
像野牛一般控制人们的地址。”
如此这般一说,她的话有了作用,
他满心欢欣,正期望有人做伴。
恩奇都便对神妓说;
“走吧,神妓!听你的便,
去到阿努和伊什妲尔寓居的神殿,
去到吉尔伽美什仗恃尽力,
像头野牛控制人们的地址。
我要向他应战,而且(对他)高声地喊。


五 (A)

“‘唯有我最强壮’,我[要]在乌鲁克如此叫喊:
‘[我]连命运也能改动!
生在田野的[人无比强]健。’”
“[那么走吧!为了使他]和你[碰头],
(我把吉尔伽美什的住处向你点拨。)
[走吧,]恩奇都!到那具有环城的乌鲁克(去),
到那穿戴祭服的人们中心,
(那里每)天,都举办祭典,
那里[  ]小伙子们[
还有神[妓  ]姿势的(
为魅力所诱(引)而神怡心欢,
他们把大[车往大道]上[赶]。
热爱生活的恩奇都啊,
让你瞧瞧吉尔伽美什那个快活的豪杰!
你瞧瞧他,瞧他那外表,
大丈夫气魄,精力丰满,
他浑身都是诱人的[魅]力,
他比你力气更健旺,
白日夜晚他都不休不眠。
恩奇都啊,要丢掉你的高傲,
舍马什给予吉尔伽美什的厚爱,
阿努、恩利尔,还有埃阿把他的才智增加。
说不定你从山野到此曾经,
吉尔伽美什早就在乌鲁克把你梦见。”
              赵乐牲译
 ①这部史诗的开始用的是“Sa naqba imuru”,因此曾
被命名为《见过万物的人》。开始四行因残缺较多,各家
解说也不同。海德尔(A. Heidel) 将开始两行译作“见过
全部的人,跟他学吧!啊,我的疆土哟!知道万国的人,
让我称颂你吧!”本书根据斯派萨(E.A.Speiser)的英译,
肖特(A. Schott)的德译,昆特诺(G.Contenau)的法译等。
 ②“具有环城”是加在乌鲁克之前的修饰语。
 ③乌鲁克的一部分,是献给阿努和伊什妲尔二神的。此
二神在苏美尔是安和伊南那,相当于主神及其女儿。
 ④美与战役的女神,也是自然界生殖力的女神。关于她
的神话传说颇多。
 ⑤有“七贤”给上古美索布达米亚的七个城市带来文明
的传说。
 ⑥太阳神。
 ⑦掌管气候的神,或称哈达德。
 ⑧掌管发明的女神。
 ⑨起先称为尼恩吉鲁斯神,是兵士、战役的神。
 ⑩五谷之神。
 ⑴牲畜之神。
 ⑵指恩奇都。(harimtu samhat)是古巴比伦
 ⑶原文意为“圣化的娼妇”(harimtu samhat),是古巴
比伦神庙中从事卖淫的女巫,其收入归神庙一切。

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