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涅 (Heinrich Heine) 诗选


抒发插曲(选12首) 时势诗(选2首) 还乡曲(选7首)



抒发插曲(1822-1823)



我把叹气和苦痛,
灌注在这本书中,
你要是把它翻开,
就显露我的隐私。


2

从我的眼泪里
迸发出许多花朵,
而我的叹气
变成了夜莺之歌。

爱人呵,假如你爱我,
我将把花儿悉数贡献,
而且在你的窗前
将响起夜莺的歌声。

6

把你的脸贴住我的脸,
让泪眼留在一起!
把你的心贴住我的心,
让爱火烧在一起!

等咱们盈盈的泪珠,
滴入这熊熊的火里,
等我双臂抱紧了你--
我甘愿殉情而死!

8

太空中的星斗,
几千年来毫无更动,
它们相互面面相觑,
怀着爱情的沉痛。

它们说着一种言语,
非常丰厚而美丽,
但是任何言语学家,
对这种言语都茫无所知。

我倒曾把它研究,
而且铭记不忘;
我所根据的文法
便是我爱人的脸庞。

22

我曾好久地占有你的心房,
你已彻底把它淡忘,
你那甜美、虚伪而狭窄的心,
比它更甜美而虚伪的真是难寻。

你把那爱情和烦恼忘掉,
它们曾一起折磨过我的心房。
我不知道,爱比苦是否更深?
我只知道,这二者都深得骇人!

35

有一棵松树孤单单
在北方地区荒山上面。
它进入睡乡;冰和雪
给它裹上了白毯。

它梦见一棵棕榈,
长在悠远的东方,
孤单单默然哀伤,
在火热的岩壁上。

40

亲爱的美丽的情人,
我总是不能忘掉:
我曾一度占有过你,
你的心和你的身子。

你那娇柔而年青的身子,
我还想将它占有;
那颗心尽可埋葬,
我有自己的心现已满足。

我要将我的心切开,
拿一半吹进你的躯体,
我要抱紧了你,
咱们的身心要合为一体。

42

很多旧时的幻影
从坟墓里升起,
如同我在你的身旁
从前度过的一些日子。

白日我像做梦相同,
跑遍了街头巷尾;
人们古怪地看我,
我是缄默沉静而忧伤。

夜晚的情调更佳,
街道上空空无人;
只需我和我身影,
默默地逍遥闲行。

我散步走过溪桥,
脚步传出了回音;
月儿从云端走漏,
用周到的眼光问候。

我在你家门前立停,
凝视着天空,
凝视着你的窗户--
我的心儿沉痛。

我知道你常探出窗外
向着下面窥探,
看我立在月光之下,
宛如一根柱子。

54

在你的面颊上
是炎炎的夏天;
在你的心儿里,
是酷寒的冬季。

我独爱的人儿!
这些都要改动。
你脸上将是冬季,
你心里将是夏天。

55

两人相互别离,
总要握手告别,
开端哭泣流泪,
然后不住叹气。

咱们没有哭泣,
没有长吁短叹!
直到别离今后,
才流泪而叹气。

61

我在梦中哭了一阵,
我梦见,你躺在墓里。
我醒来,面孔上
泪珠儿还流个不止。

我在梦中哭了一阵,
我梦见,你把我丢掉。
我醒来,哀哀地,
我还大哭了多时。

我在梦中哭了一阵,
我梦见,你没有变心。
我醒来,泪珠儿
还像潮涌似地飞迸。

62

我每夜在梦中和你相见,
看见你对我情意绵绵,
我忍不住放声大哭,
跪倒在你的脚边。

你凄然地向我凝眸,
轻摇着你金发的头;
像珍珠相同的泪珠
从你的眼中慢慢下贱。

你悄悄地对我轻语,
而且授给我一束柏枝。
我醒来,不见柏枝,
你的轻语我也忘掉。

68

爱人啊,自从你的眼光
不再向我炯炯洞照,
忧郁而稠密的漆黑,
总围绕在我的周遭。

那美丽的爱情之星,
已消除了绚烂的光华,
深渊在我的足下开口--
邃古之夜啊,请把我吞下!

钱春绮 译



时势诗(1839-1856)

 

6 隐秘

咱们不叹气,眼泪已干,
咱们常浅笑,乃至笑作声来!
任何眼色,任何表情,
决不把隐秘走漏出来。

它怀着缄默沉静的苦楚
躲在咱们火热的灵魂深处:
即便它在粗鲁的心中吵嚷,
嘴总是痉挛地紧紧闭住。

你去问摇篮里的婴儿,
你去问坟墓里的死尸,
或许他们会向你发布
我常常对你保存的隐秘。

11 人生飞行

一片欢笑和歌唱!
太阳的光芒闪耀摇晃。
波涛波动着高兴的轻舟。
我和知友们坐在舱中,情思悠悠。

小舟落难,撞碎得无踪无影,
我的友人们又谁都不善泅泳,
他们在祖国的海中化作波臣;
暴风把我飘掷到塞纳河滨。

我和一些新的朋友,
登上一只新的客舟;
异国的风云将我东飘西荡——
故国迢迢!我心忧伤!

又是一片歌唱和欢笑——
船板破碎,狂风怒号——
天上没有一颗星斗照射——
我心忧伤!故国迢迢!

钱春绮 译


还乡曲(1823-1824)

 

1

在我极点昏暗的日子里,
曾闪耀过一个美丽的清姿;
当今这清姿现已消失,
我眼前尽是苍茫的黑夜。

孩子们处在漆黑之中,
常要觉得忐忑不安,
他们总是大声歌唱,
以便把那恐惧遣散。

我这发狂的孩子,
现在在漆黑之中歌唱;
这歌儿虽不动听,
却遣散了我的忧虑。

34

你那百合花似的手指,
我怎能再吻它一次,
把它放在我的心上,
让我悄悄地哭死!

你那紫罗兰的明眸,
日夜在我面前浮起,
这心爱的碧色之谜,
我弄不明白它的含义。

36

他们俩相互悦慕,
却不肯互吐真情;
他们露着歹意的姿态,
甘愿为爱情献身性命。

最终他们相互别离,
只在梦中偶然遇到;
他们早已死去多时,
自己还茫不知道。

46

在我最近的歌里,
要是还脱离不了
那往日的苍凉腔调,
请你不要心焦!

稍待,我这悲歌哀音
就要成为人世绝响,
从我恢复的心中
要涌出新春的歌唱。

49

心,我的心,不要悲痛,
你要忍耐命运的组织,
严冬劫掠去的全部,
新春会给你还来。

你仍是那样捉襟见肘!
国际仍是那样美丽多彩!
我的心,只需你情之所钟,
你都可以尽量去爱!

64

我要把我全部的苦痛
惯入一句独自的言语,
我把它交给了轻风,
让轻风载它而去。

在满藏苦痛的言语,
被轻风带到你的身旁;
不管何时何地,
总在你的耳边吵嚷。

比及你夜来安寝,
刚要闭上你的眼睛,
我的言语就要跟从你
直入深深的梦境。

99

逝世是酷寒的黑夜,
生命是炽热的白日。
天黑了,我进入梦乡,
白日使我很疲乏。

一棵树长到我坟墓上面,
年青的夜莺在枝头歌唱;
它歌唱纯真的爱情,
在梦中我也听得见。

钱春绮 译

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