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奥武甫(节选)


英国8-10世纪史诗


塞西尔特的海葬 格兰道尔的巢穴 贝奥武甫的遗言


塞西尔特的海葬(26-52行)


英勇的塞西尔特气数已尽,
从这尘世投入主的保护所。
活着时他是塞西尔丁人的朋友而受敬重
长时间管理这方地上;
现在密切的同伴依照他生前的叮咛,
把他的尸身抬到海滨。
港口停靠着一只船,它是酋长的产业,
船首装修珠光宝气,这会正准备启航,
他们将爱戴的贤主——产业的施与者
放进船舱,紧挨着桅杆。
他的身旁放了许多财宝和饰品,
这些都是来之不易的珍玩。
别的还有各种武器、宝剑、战袍和甲胄,
一只船装修得如此金光闪烁,
我可闻所未闻。许多奇珍异宝
就放在塞西尔特的身上,
任其一道进入汹涌的海洋。
他仍是个孩子时,那儿的人
装了许多财宝送他单独过海,
这回人们为他配备的宝贵礼品,
一点也不比那次少。
他们接着树起一面金色的旗,
让它高高飘扬在他的头顶,
就这样,他们把他交给了大海,
心里好不哀痛、思念!
不管宫殿的智者仍是全国的英豪,
都不知这船货品落到谁的手中。


格兰道尔的巢穴(1357-1376行)


他们居住在奥妙的场所,狼的老巢,
那里是招风的绝域,险峻的沼泽地,
山涧流水在雾霭中向下奔泻,
进入地下,构成一股激流。
论旅程那里并不悠远,
不久即见一个小湖呈现眼前;
湖边长着经霜的灌木、树丛,
扎根巩固而向水面延伸。
每到夜晚,湖上就冒出火光,
那现象真让人胆颤心惊。
芸芸众生中没有任何智者,
能将黑湖深处的奥妙探明。
任何野兽或长角的雄鹿,既便被猎狗追逐,
跑进这片灌木,也会远远逃走,
宁可让性命损失在沙洲,
宁可让性命损失在沙洲.
也不肯投入湖中寻求保护。
这儿确实不是一个好场所!
湖中浊浪翻腾,黑雾直升云端,
天空变得模糊阴沉,
整个国际为之恸哭失声!


贝奥武甫的遗言(2792—2820行)


垂暮的国王忍着苦楚,望着资产说,
“为了跟前这些玮宝明殊,
我要感谢那荣耀的王,
感谢万物的授与者和永久的主,
在我临死之前,能为自己的公民
取得这么多的财富!
已然我用自己的残生换来这一切,
你必须拿它去供养大众:
或许我的生命现已有限。
请你在我火化之后叮咛战士,
让他们在海岸上为我造一穴墓,
好让我的公民前往吊唁。
这墓要建得显眼,高过赫罗斯尼斯,
这样,当帆海者迎着大海的浪花
驾驭他们那巨大的帆船飞行,
就可称之为“贝奥武甫之墓”。
英勇的国王然后从脖子上摘下金项链
把它交给这位尊贵的武士,
他还将饰金头盔、戒指和胸甲
全都送给这位年轻人,
并照顾他使用好这些东西。
“你是咱们威格蒙丁族最终一位,
命运席卷了我的悉数宗亲,
临危不惧的人未能逃脱逝世,
现在我就得跟他们为伴。”
这便是老战士发自内心的最终声响,
不久那葬礼之火——消灭生命的火焰,
将吞没他,他的魂灵将脱离躯体
踏上正派者归宿的旅程。

(陈才宇译)


主页